深网丨专访荣耀总裁赵明:全球战略目标不会随着新形势而改变

[摘要]赵明强调,目前为止荣耀的投入、人员、组织都还是按照计划在推进。

腾讯《深网》作者 马关夏

“为全国的零售体系和合作伙伴赋能。”荣耀总裁赵明6月2日接受了腾讯《深网》采访,当被问及荣耀首家线下自营概念店的意义时,这样说到。

当天,荣耀全球首家自营概念店荣耀Life成都店正式开业,赵明在开幕仪式结束后向《深网》详细阐述了荣耀在线下渠道的发力,当前国际形势下的海外市场战略,下半年手机市场的趋势以及华为手机业务的技术创新等话题。

对于荣耀全球首家自营概念店成都荣耀Life店开业的意义,赵明表示“第一当然最主要的是品牌形象,大家第一直观理解,这是荣耀品牌最全的线下店。第二是给零售合作伙伴赋能,面向新的市场竞争的加剧、整个零售行业转型的时候如何应对,荣耀做出了这种尝试和探索。”

今年以来,线上渠道起家的荣耀开始加速线下布局。赵明此前将包括荣耀加速线下布局在内的战略转型,归纳为“二级火箭”战略。这个战略包括极具竞争力的产品、极具扩张力的渠道、极具场景力的生态和极具年轻力的品牌。

赵明预计今年荣耀的线下渠道销售额将超过线上,“荣耀在线上一直都很强,在线下其实我们一直是有条不紊在逐步的推进,我们一直都没有破坏线下的生态”赵明说到。

不过赵明也同时强调,荣耀的线下推进不会超出自己的能力。“既使是在17年、18年每年发展很快的时候,我们做到的一点就是线下合作伙伴跟荣耀合作的时候,整个店面的发展是有序的,不会超出我们自身的能力。荣耀非常注意如何平衡好渠道、零售和我们品牌方三方的合作默契,整个推进的过程当中,我们从来不冒进。”

此前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将荣耀的目标定为中国前二,全球前四。尽管面对当前的国际形势,赵明仍坦言荣耀的战略目标不会改变,“我们不会随着新形势的出现就变化,可能时间会拉长,但是我们战略目标肯定不会变。荣耀成为全球化的品牌,成为全球年轻人最喜爱的科技品牌,这个点我们不会变。”

赵明的底气来自于华为体系强大的研发能力,在他看来,应对市场竞争和形势不确定性的最好方法,就是构建自己的核心能力。“构建在自己核心能力上,你在风险和困难到来的时候才可以从容应对,包括这次行业内说的华为的备胎计划”赵明说到。

在赵明看来,目前并不是华为最困难的时候。“我们这个组织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?就是余总刚来的时候,2010年、2011年、2012年,因为那时候手机在华为公司不是主营业务,那时候投入手机行业,我们对这个行业理解存在一定问题,华为强不意味着华为手机强,不意味着华为终端强。”

而对于整个手机行业的趋势,赵明判断今年行业内的压力非常大,一些厂商被逼出底线。“疾风知劲草”赵明评价到。“如果说两年前三年前行业都是“强者吃掉弱者”,到2018、2019年之后,其实国内六个品牌已经占了90%接近95%的份额,其他厂商的已经很难了,都是强者之间较量的时候,比拼的就是真功夫。”

赵明所说的真功夫正是创新能力。“以前科技创新可能是看苹果,现在可能是看华为的新技术怎么在手机上引领,这就是我们商业模式的选择。”

而当谈及华为的一碰传等独家技术时,赵明首次表示,未来,当这些技术在华为内部打磨好后,会考虑把这些能力开放给其他手机厂商使用。“我们肯定还是希望牵引整个行业的发展,因为现在的中国市场手机占有率,肯定是华为加荣耀最大,而我们在行业的标准牵引上,体验的一致性上,形成标准之后,我们也愿意把能力开放出来。”赵明说到。

此外,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华为鸿蒙操作系统,赵明表示“如果我们要出系统,肯定是让消费者满意”。“ 你想一想消费者为什么愿意用一个全新的系统?那就是一定要比现有系统更好。”他最后补充道。

以下是采访实录(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有所调整):

1、关于荣耀发力线下渠道

问:这次成都荣耀Life店和上次昆明的店有什么不一样?

赵明:这次是我们全球首家自营概念店,荣耀Life想打造的核心理念,是年轻人的科技社区,它不是以销售为核心的,而是注重文化交流,或者说对未来科技创新的碰撞,更多是荣耀品牌的展示。从设计上来讲,昆明店是专门定制的全新的建筑。这次成都店正好在太古里商圈,旁边是专门设定的一个极限运动的场馆,玩滑板、轮滑、电竞,所以跟品牌的理念很契合。

问:除了品牌展示,这家自营概念店还有什么意义?

赵明:有点像为全国的零售体系和合作伙伴赋能。第一当然最主要的是品牌形象,大家第一直观理解,这是荣耀品牌最全的线下店。第二是给零售合作伙伴赋能,面向新的市场竞争的加剧、整个零售行业转型的时候如何应对,荣耀做出了这种尝试和探索。

今天店里所有的能力,我们的零售合作伙伴会各取所需。我们把这些能力都可以直接复制,比如他们选择哪类的产品,哪类的发展方向,完全复制我们自营店对于他们来讲可能也不一定,但是他们很认可这部分,跟区域特色相结合,比如成都有成都的特点,昆明有昆明的特点,回头可能到西安、南京,它们有各自的特点,他们会选取最适合他们的。

这样的方式,既是做了品牌呈现,让大家对荣耀有完整的理解,与此同时重塑行业规则。我们也要让消费者体验,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。我们还是希望整个的科技产业的发展,特别是手机行业的发展百花齐放,单纯的一款产品已经不能满足现代年轻人的需要,一定要有一个配套的生态系统。

问:自营店会不会导致荣耀的运营成本上升?

赵明:我们绝对不会走完全自营。未来的几年之内,它其实就是在一些核心的一线城市,或者在一些其他城市,我们只是作为这个区域和整个商业环境和零售业态的样板。

现在的手机零售业,某种程度上正在处于一个变革的时期,单纯的手机商圈你可以看到,通讯的卖场和通讯的街边店生存越来越难,到底什么样的零售业态合适,怎么能让年轻人更好参与其中,而且乐在其中,这是很重要的。

作为年轻人的品牌,我们一定要让年轻人愿意进到这个店里,这肯定不是完全以销售为目的,而是让大家感觉很舒适,没事儿的时候到店里转一转,能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。如果进来的时候就有一种压迫感,好像你不买一点东西就欠了店里什么似的,每个店员看你的时候都是有这种感觉。所以我根本不给他们销售的指标。

问:您之前提到今年荣耀的线下销量有可能会超越线上?

赵明:现在看来基本差不多。荣耀在线上一直都很强,在线下其实我们一直是有条不紊在逐步的推进,我们一直都没有破坏线下的生态,一直打造得非常健康,荣耀从原来70-80%都是线上销售,然后线下逐步起来。既使是在17年、18年每年发展很快的时候,我们做到的一点就是线下合作伙伴跟荣耀合作的时候,整个店面的发展是有序的,不会超出我们自身的能力。

荣耀本身就是靠高效率起家的,在中国前几的品牌当中,我们线下的人员可以说是最少的。荣耀非常注意如何平衡好渠道、零售和我们品牌方三方的合作默契,整个推进的过程当中,我们从来不冒进。

而今年正好是一个新的历史契机,整个线下你会发现,到店面里,就四个品牌,基本上就是华为、荣耀、OPPO、vivo,你做统计可以发现,现在自觉不自觉我们就被推到了线下前四的品牌,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。刚才提到其他品牌整个快速的萎缩,对于我们的零售合作伙伴而言,他一定要找一个很强的,而且健康的(品牌进行合作),我们恰好是这么多年当中在线下发展最稳定的,一步一个脚印,而且我们一直很注意平衡。荣耀整个线下发展的过程当中,我们不贪婪不冒进。所以每次合作伙伴讲,15年我刚来荣耀的时候,发布会,线下合作伙伴来的人,可能这么一个房间二三十人就能坐下,现在我们再开线下渠道伙伴和零售合作伙伴会都能来一两千人。

这次我们的荣耀20发布,1000多零售商和渠道合作伙伴参加。我每年都是在过去基础上不断改进和提高,我和合作伙伴们说,大家再回顾一下我在2015年讲过的话,我们给大家做出的承诺和荣耀的战略,一直到2019年,我们说的话基本上都在兑现承诺,而且我们是一直在延续。所有的商业合作一定是互利的,一定要建立诚信和信任的关系,2015年到现在我们战略非常稳定和具有连续性。

现在大家就是形成了这样一种氛围,荣耀是负责任的,荣耀是一起跟大家打造了一个健康生态。我现在不希望所有的合作伙伴一拥而上,每一个人都在商圈附近开一家店?我们不是这样的策略,对我们来讲不是越多越好,而是说我们会很好评估自身的能力,我们会很清醒的认知在这个阶段我们线下能力是什么,然后我们跟合作伙伴一起来匹配荣耀目前的发展阶段,建立合理零售的业态布局。我们一步一步,每一步都走得很稳。

所以到现在,越是大家都要建店的时候,我觉得越要控制,我希望跟荣耀合作的绝大多数合作伙伴都能够很健康发展。历史的教训就是,要能控制自己心里的冲动和贪婪,遍地都是看上去很好,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东西大批量开店,大批量关店,对商业合作伙伴伤害是特别大的,因为每家店租金很高,店面运营成本很告,对社会资源也是浪费。

问:之前余总(余承东)提到未来华为和荣耀品牌要做到国内50%的市场份额。除了线下渠道,荣耀未来在国内的产品这块会不会有更多的动作?

赵明:4月份,我们发布了全新“二级火箭”战略之后,荣耀20就是战略发布之后的第一款“极具竞争力的产品”。大家能看到,我们原来是用荣耀20、荣耀V20,不同系列中仅一款产品去满足不同的用户需求,他们希望既要有性能、有规格,又要有合理的价格。

因为我们对用户群体的策略还是定位年轻人,也有轻商务,年轻人的商务。所以我们发现,对于整个产品设计的定位,在过去以单独一款产品承载,只要你能够兼顾起来,还是合适的。但今年其实在消费升级,这种消费升级的变化很大。你发现1千块钱以下的手机市场实际是在萎缩的,原来1千以下的基本到了1500上下,原来1500上下都变成2000-3000,所以现在正在经历这样的一个手机体验的升级,现在智能手机承载的功能越来越多。

我们目前来讲,使用最多的就是手机,每天你看手机,最短亮屏时间也有3小时左右,绝大多数人会有四五个小时甚至七八个小时,工作批文件、处理文件,沟通,然后读书、看视频,生活所有的碎片化时间都在用手机。你想,当一年中可能有1/4的时间都花在手机上时,包括睡觉时间,1/4到1/5时间都花在手机上的时候,大家愿意在手机上付出的成本是越来越高,这是我最核心生活工具和生产工具的一部分。我们也在分析,怎么更好去满足消费者需求。

所以这次我们把荣耀20系列拆成荣耀20和荣耀20 Pro两款产品,满足的范围就更宽了。所以荣耀未来新战略的四个支撑,第一就是极具竞争力的产品,这是我们面对市场变化的根本。第二就是极具扩张力的零售渠道和体系,就是我们要打磨健康的生态链,而且自我扩张的时候有所控制,就是不能让它突然之间大起大落,还是要稳住。第三就是极具场景力的生态,在荣耀Life店里能看到。第四是极具年轻力的品牌,青年文化社区,科技社区,荣耀青年派,以及我们整个品牌的全球化。我们用这样的试点来支撑荣耀未来的品牌战略。

2、关于海外市场战略

问: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,荣耀的海外市场战略是否会做调整?

赵明:我们不会随着新形势的出现而就变化,可能时间会拉长,但是我们战略目标肯定不会变。国外整个的布局,目前为止我们的投入、人员、组织都还是按照计划在推进,没有变,但是你要说这个事情发生之后,我们的战略实行的时间会不会拉长?我想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,这个事情会受到一些影响,但是我们总体的目标,荣耀成为全球化的品牌,成为全球年轻人最喜爱的科技品牌,这个点我们不会变。这个目标是我们面向未来的战略,肯定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努力方向,执行过程中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很正常。

问: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您是否有备无患或者是有备而来?

赵明:是的。某种程度上来讲,应对市场竞争和形势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,你这种确定性是你自己最核心的能力,构建在自己核心能力上,你在风险和困难到来的时候才可以从容应对,包括这次行业内说的华为的备胎计划,等等,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我们有这样的一个能力,才让我们去面对。

还好我们整个积累是足够的,包括我们推出自己的麒麟芯片也是这样。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在钢丝上跳舞,芯片的解决方案,我们团队开发能力真的非常强大,到现在为止我们基本拥有全球最好、最顶级的处理器之一,苹果,再加上高通、麒麟这三个最顶尖的芯片处理器。

问:一碰传的功能只有华为手机可以,能不能把这个技术分享给更多的竞品,比如我手机用荣耀,但是我电脑可能不是,我一定要买到这个本。

赵明:未来会考虑把这些能力开放出去,这肯定是一个未来方向。但是我们首先要在我们自己的体系内打磨得很好,因为你在制定整个标准。一碰传是我们这几年的研究,去年的一碰传跟今年的一碰传又不一样,需要证明华为的一碰传特好、大家举手都想要的时候才可能开放,而且我们现在发展的过程当中,如果第三方支持起来,水平更加参差不齐,最后这个体验就会变得不好。我们肯定还是希望牵引整个行业的发展,因为现在的中国市场手机占有率,肯定是华为加荣耀最大,而我们在行业的标准牵引上,体验的一致性上,形成标准之后,我们也愿意把能力开放出来。

3、关于手机行业的趋势

问:在您看来,2019年下半年,整个手机行业大的趋势是什么?

赵明:我曾说“笨鸟不等风”,后面的“风物长宜放眼量”,到今年我说“疾风知劲草”,其实今年我预判就是行业内的压力非常大,一些厂商被逼出底线,我2月份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判断。到今天,这些事情特别应景。

从我们对这些事情的判断和把握上,我们是踏踏实实的,其实每年都会发现我给行业的分享,都是我们内部达成共识和认知之后把它分享给大家的。我跟行业内,比如当年的互联网的几个品牌,交流的时候,我也把这些判断告诉他们,真正相信的(较少),或者是说他们的商业模式和战略控制点不是这样子。所以你即使告诉他,很多时候也没有用,选择的道不同。

对于我们而言,其实在今年的一个判断,国际政治经济形势造成的影响之外,5G的到来,创新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还有包括品牌集中,都碰在一起了。如果说两年前三年前行业都是“强者吃掉弱者”,到2018、2019年之后,其实国内六个品牌,算上苹果、小米这六个品牌,已经占了90%接近95%的份额,其他厂商的已经很难了,都是强者之间较量的时候,比拼的就是真功夫。

问:目前整个手机行业处于存量市场,有观点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,已经不能简单靠手机本身来拉动销量增长,而是要靠品牌。这是否是荣耀近期在品牌上发力的原因?

赵明:品牌是产品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品牌代表着信誉,代表着大家对你认知和信赖。华为最早还是ToB的公司,我们在打造品牌这方面不是特别(擅长),因为ToB的生意,我们只跟有限的客户交流,我们全球最多几百个客户,做企业网之后多一些,但是做了消费者市场之后,我们都是跟几十亿的人口进行沟通,这个沟通就是持续让大家要理解你的品牌,理解品牌最好的就是依靠你产品。

我们做荣耀Life线下店,也是加速大家认知这个品牌的过程。大家一到这个店,首先印象会特别深,原来荣耀是这样的,就迅速把整个认知纠正。我们那时候开玩笑,昨天余总和我们在一起时,他说九几年的时候出国,那时候都九十年代了,外国人还惊讶原来中国人是没有辫子的,所以让大家亲眼看见所形成的认知是最准确的。

问:接下来手机厂商比拼的核心是什么?是品牌吗?

赵明:不是品牌效应,是创新。

我一直都在实体经济里边,当年做系统设备,现在做手机。决定长期竞争结果的,最核心的战略性的力量是产品本身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因为只不过你其他各方面的发挥,营销也好,渠道也好,零售也好,只是让你效率有所改变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回到十几年前, 2007年、2008年前后,苹果快速崛起的时候,它的渠道和零售体系很少,那时候就是因为它产品很好,我们从国外买回来越狱使用。其实你最后会发现,真的让消费者爱不释手的产品是赢得竞争的关键,产品本身即品牌,其实品牌最集中的体现还是靠产品。所以我们最擅长的就是打磨产品,这个毫无疑问,我们做最擅长的,其他事情效率低一点,就是时间长一点还是短一点的问题。

问:荣耀最大的可持续的优势是什么?

赵明:所有今天的成功都不能成为你走向未来的保障,这句话在我们内部是多年的基本商业原则。荣耀20系列发布,31日媒体采访的时候,我当时用了一个相对比较狠的话,我说我们干的事就是不断在杀死自己,潜台词是什么?你一定要在变化当中找到不变的东西。那不变的东西是什么?不变的东西,是面对消费者的需求,怎么能够比别人更好。

荣耀作为一个科技品牌,关键就是你怎么给用户更好的体验,你如何更好地去领先别人一步,更好的设计。所以在2015年,就是我来荣耀大概不到两个月时间,2015年的4月28日在北京GMIC我做了演讲,我公开了荣耀整个战略控制点,就是我们说的未来的商业上的战略选择:把创新、品质和服务作为荣耀面对任何市场的最核心的点。

我们为什么说干的都是不断杀死自己的事情?2014、2015手机换机周期是15个月,现在是20-24个月,换机周期拉长了。媒体也在问我,说你们把手机质量越做越好,每年都软件升级延长手机的使用,我说是啊,但你不觉得这是每个消费者真心希望的吗?

大家换机周期拉长,感觉每年采购做小的同时,但是你看我们是更好满足了消费者需求,是顺应消费者内心的期望。但是你怎么能够去赢得未来的竞争呢?那就是真正要让消费者心甘情愿掏出钱来去换,就是要有创新、品质和服务,要有更好的东西。

就像早期的时候我一直说我是果粉,那时候每一代的iPhone出来都想去追一下,那时候是12个月,但是为什么你不能把你的产品打造成让大家难以拒绝,用这样的方式赢得商业竞争,就是把自己逼到墙角。

我们以前举过一个例子,我们最早是做通信起家的,我们干的事情是在不断“杀死”今天的自己,寻找未来的一个全新的自己。所以最早期,我们公司做交换机起家,程控交换机,每个单板支持多少用户,你会到电信的机房里摆上一排排的机柜,新用户扩容就是买新机柜,买单板,这种商业模式很简单。

但是到最后,我们发展到软交换,满满一机房的机柜变成孤零零的几个,人家说我付了很多钱,现在变成一屋子铁疙瘩,尽管我们程控交换机的市场几乎做没了,但是这个社会资源节约出来,我们开发出新的路径。

当年的GSM,一个载频支持8个信道,最早的载频是四五万美金,后来我们进入这个产业之后做到 1000-2000美金一个载频,降低了几十倍的成本,后来我们又把它做到3G,一个基站的容量是2G的10倍、20倍。

自从华为加入到这个产业当中,手机迭代的速度和科技的创新的速度比以前大幅度加快了。以前科技创新可能是看苹果,现在可能是看华为的新技术怎么在手机上引领,这就是我们商业模式的选择。

4、关于技术创新

问:荣耀从快速崛起在管理上您肯定会面临一些新的课题,比如说特别强调创新,那这个创新的能力一年两年的短时间内是没问题的,怎样保持往后10年甚至更久的创新能力?

赵明:越往后越不要担心。

问:现在是华为和荣耀品牌最困难的时候吗?

赵明:我们这个组织,我们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?就是余总刚来的时候,2010年、2011年、2012年,因为那时候手机在华为公司不是主营业务,那时候投入手机行业,我们对这个行业理解存在一定问题,华为强不意味着华为手机强,不意味着华为终端强,我们那时候还是以数据卡,给运营商定制手机,贴运营商的牌子。

2011年、2012年左右余总过来后,他决定做自有品牌,就大量把我们科技研发的力量投入进来,整个研发是需要积累的,所以你会看到这几年的成果是我们持续七八年的投入,开始开花结果了。现在很多结果应该是两三年前就投入的,所以你看再往后,你可以想象了,这个积累的厚度越来越高。

问:我们最期待的就是新的华为鸿蒙操作系统。您对新的系统有什么期待?

赵明:余总那天憋不住说了一些。如果我们要出系统,肯定是让消费者满意,你想一想消费者为什么愿意用一个全新的系统?那就是一定要比现有系统更好。

问:很多消费者留言说华为新系统再差也会用。

赵明:我们不会这样对消费者(笑)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14090.cn